您的位置:> 传习书院 > 国学研究会 > 季刊文章 >

桂林佛教

本文导读:佛教相传于公元前六世纪到公元前五世纪为古印度迦毗国(今尼泊尔南部提罗拉科特附近)王子悉达多˙乔答摩所创立。释迦牟尼佛是佛教徒对他的尊称(意为释迦族的圣人)。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时,佛教传入中国内地(一说为东汉初年,约在公元67年传入)。魏晋南北朝时得到发展,至隋唐达到鼎盛,形成天台宗、律宗、净土宗、法相宗、华严宗、禅宗、密宗以及三阶教(或称三阶宗、普法宗)等中国佛教宗派。

桂林佛教

一、沿革

佛教相传于公元前六世纪到公元前五世纪为古印度迦毗国(今尼泊尔南部提罗拉科特附近)王子悉达多˙乔答摩所创立。释迦牟尼佛是佛教徒对他的尊称(意为释迦族的圣人)。

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时,佛教传入中国内地(一说为东汉初年,约在公元67年传入)。魏晋南北朝时得到发展,至隋唐达到鼎盛,形成天台宗、律宗、净土宗、法相宗、华严宗、禅宗、密宗以及三阶教(或称三阶宗、普法宗)等中国佛教宗派。而宋以后,佛教某些教义为儒家所吸收,逐渐衰微,但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仍有较大影响。

据南朝梁释僧佑所编《弘明集》的记载,早在东汉中叶佛教已在广西苍梧一带流传。东汉末年苍梧人牟子(一称牟子博),在苍梧著有论证佛、儒、道三家优劣以弘扬佛教的《理惑论》流传后世。与苍梧一江相通的桂林,在当时(或稍后一段时日)定受佛教影响。佛教何时传入桂林,虽尚无准确的资料可考,但至迟也不会晚于东晋年间(公元317-420年),便已传入桂林。早期佛教传入桂林,是从海路经越南达梧州循漓江到桂林。桂林西山尚保存隋唐时磨崖佛像,其造型极似印度及南亚地区的佛像,就是一个充分的例证。

桂林最早的佛教寺院,是原座落于民主路万寿巷的缘化寺(后更名为开元寺、万寿寺)。该寺约建于南朝梁武帝执政年间(公元502-548);寺内之舍利塔始建于隋文帝仁寿元年(601)奉诏建造,后经多次修建。继缘化寺之后建造的规模较大的寺院乃是西山之廷龄寺(今西山公园内),该寺建于隋代。寺后西山崖壁上还先后刻造有磨崖佛像数百尊。缘化、廷龄二寺在桂先后建立以及西山上数百尊磨崖佛像的雕凿成功,使佛教在桂林于隋唐间即已盛极一时,其影响亦甚为深远。当时慕名来桂云游的僧人络绎不绝,仅据磨崖石刻及壁书题名留其踪迹的名僧,就有十多人。其中有隋代律宗高僧昙迁于隋开皇十年(590),曾云游来桂,并在七星岩口石壁上刻有“栖霞洞”三字流传至今;唐高僧鉴真和尚于唐天宝年间九年(750)第五次东渡日本传戒,因受风浪所阻,转道来桂,一行数十人到桂留住开元寺传戒一年,全城州官百姓几倾城迎送盛况空前,足证当时佛教在桂之盛行。

u=1377223301,4118183182&fm=11&gp=0.jpg

唐武宗会昌五年(845)诏令全国毁寺灭佛,桂林佛教深受打击,西山廷龄寺等遭毁。宣宗(847-859)继位后,又恢复崇佛,所毁寺院虽获重建,但已难恢复昔日元气。宋代虽也崇佛,对“高僧大德”皇帝还专门赐给紫色袈裟和上衣以示宠贵,桂林佛教由开元寺、廷龄寺扩展到七星地带,但仍未能恢复隋唐时期桂林佛教的盛况。

明清两代,对佛教僧尼实行严加管束的政策。清初,定南王孔有德虽带头捐资修建了桂林佛教的一些寺院,想以此改变人们心目中对他的不良印象,但是也难挽回佛教在桂日渐衰落的颓势。清末叶,桂林正传佛教曾一度中断,多数寺院或被“应门和尚”(俗称“五荤和尚:)、或被“三花教”等会道门所占用,或因无人主持而废弃。直到清光绪末年才先后有曹洞宗西安和尚从湖南岐山及临济宗隐林和尚从全州湘山寺来桂传教收徒,使桂林佛教两宗得以流传至今。

民国以后,桂林佛教曾被当作封建迷信遭到地方政府多方限制和排斥。1926年广西省政府曾自上而下地下令废毁神佛偶像,全市寺院佛像几遭全毁,大部分寺院均被改作学校及乡、镇、村、街公所,僧尼所剩无几,佛教面临毁灭之中。抗日战争期间,全国有声望的僧人来桂“挂单”或常住“传法”国民党广西省的一些党政要员及知名人士李济深(时任国民党军委桂林行营办公厅主任)、黄琨山(时任靖西专员兼保安司令)、王泽民(时任桂林警备司令)、许国柱(时任行营高参)、李宗哲(时任国民党军委委员)等人先后皈依了佛教,并在桂建立了统一的社团组织“中国佛教会广西省分会”,在此期间,桂林佛教一度比较兴旺活跃,佛教徒达1400余人;抗战胜利后,原疏散来桂林的外地佛教“四众”(僧尼及男女居士)都已回乡他住,人去楼空,桂林佛教再次衰落,佛教“四众”仅剩52人。

1949年冬,桂林解放以后,人民政府全面贯彻实行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佛教界人士和其他各教人士一样真正享受到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然而广大劳动人民在政治上、经济上得到了翻身和解放,自己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他们开始摆脱了靠烧香拜佛祈求神佛保佑赐福的思想桎梏,到寺院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日渐减少。因此,桂林佛教在解放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仅在原有信徒群众中保持正常的活动。1966年“文化大革命”以后,由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破坏的影响,桂林佛教受到较大冲击,被迫一度停止了正常的宗教活动。1978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重申和全面落实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1980年起恢复了正常的宗教活动,近年来皈依“三宝”的居士及发愿出家的人数亦有所增加、1990年桂林佛教共计有教徒247人;其中:僧1人,尼8人,居士238人;宗教活动场所3间,即:能仁禅寺(即原佛教会),隐山法藏禅寺(即古华盖庵),栖霞寺(在七星公园内)。

二、信仰、教义

佛教的基本信仰和教义,是把现实人生断定为“无常”(即“诸行无常”)、“无我”(即“诸法无我”)和“苦”。而“苦”的原因,认为既不是在“超现实的梵天”、也不是在社会环境,而由每个人自身的“惑”、“业”所致。所谓“惑”,即佛教认为的贪、瞋、痴;“业”佛教指的是身、口、意等活动。惑业为因,造成生死不息之果;根据各自善恶行为,轮回报应。故佛教认为摆脱痛苦之路,唯有依据经、律、论这三藏,修持戒、定、慧三学,才能彻底转变世俗欲望和认识,超出生死轮回范围。佛教把这种转变叫做“涅槃”或“解脱”。这些观点包括在“五蕴”、“十二因缘”、“四缔”等基本教义之中。

佛教属于多神教,崇敬供奉的佛和菩萨很多。桂林佛教多供奉:释迦牟尼佛、药师佛、阿弥陀佛、弥勒佛;菩萨主要供奉:观音、普贤、文殊、地藏四大菩萨;同时还对十八罗汉和五百罗汉也予供奉,只因桂林近代寺院未设有罗汉堂,亦未塑有罗汉像予以供奉。

佛教的经书典籍非常浩瀚,从广义讲它包括有:经、律、论三大部分,即人们通称的“三藏”;从特意讲,专指《藏经》部分,又分为大乘经和小乘经两种。桂林佛教信的是大乘佛教,使用的是大乘佛经。唐朝智升所著《开元释教录》始把大乘经分为:般若部、宝积部、大集部、华严部、涅槃部五大部类及五大部类以外诸经。由于时代不同收藏的大乘经卷版本也有各异:《宋藏》收有大乘经五百二十八部二千一百七十五卷;《元藏》收大乘经五百二十八部二千一百七十四卷。桂林近代佛教均无《藏经》楼,未藏有上述诸多佛经。只有日常诵读的普通经典。

三、宗教生活、规戒

佛教僧尼的宗教生活,按过去的传统习惯大致是:每天早晚上两次殿,念诵五堂功课,在早斋时,要依《二时临斋仪》,以所食供奉诸佛,菩萨,为施主四向,为众生发愿,然后方可进食。其余时间或学习教理,或参禅念佛,或劳动生产。每月望晦两日众僧尼齐集一处,共诵《戒本》,自我检查有无违犯戒律之事,如有则依法忏悔。在全年中,自阴历四月十五日到七月十五日间,要定居一寺之中,专心修行,不得随意他往。这叫“安居“,又叫“结夏”或“坐蜡”。在“安居”日满,即七月十五日,僧众应集合一堂,任凭他人对自己检举一切所犯轻重不如法事,从而忏悔,这叫“自恣”。经自恣后,受戒年龄算作增长一岁(一腊),所以“结夏”也叫“坐腊”。

以上是指僧尼较多的大寺院或“丛林”,一般僧尼较少的寺院和子孙寺庵未完全照此从事宗教生活。近代桂林佛教之宗教生活则更趋简化。

在家信佛的居士之宗教生活没有规定,系根据各人自身情况及心意而定。

佛教的规戒,按内容可分为“止持戒”和“作持戒”两大类。

止持戒,指的是“止非防恶”诸戒,如居士“五戒”、“八戒”;沙弥“十戒”;比丘僧尼具足戒(比丘僧,具足戒为二百五十条,比丘尼具足戒为三百四十八条),另外还有菩萨戒等。

作持戒,指的是教人“众善奉行”的戒。如《四分律》中的十二犍度,包括:安居、说戒,自恣等。

四、节日

佛教最大的节日主要有两天:一是阴历四月初八(释迦牟佛诞日),二是阴历七月十五日(自恣日)。

佛诞日,要举行浴佛法会,就是在大殿用一水盆供奉太子像(即释迦牟尼诞生像)。据佛经说,释迦牟尼诞生、出家、成道、涅槃同是四月八日。但是桂林习惯以阴历四月初八为佛诞日,二月初八为佛出家日,腊月初八为佛成道日,二月十五为佛涅槃日。

自恣日,除僧众互相检举和忏悔外,按传统还举行盂兰会,这是超荐历代先祖的佛事。近代桂林佛事较长时间已未举行自恣日的活动了。今年则仅恢复了盂兰盆会的佛事活动。

另外,在桂林佛教还流行一些不见于经典的诸佛、菩萨诞日的纪念活动。如阴历正月初一为弥勒佛诞日,二月二十一日为普贤菩萨诞日,三月十六日为准提菩萨诞日,四月初四为文殊菩萨诞日,七月十三日为大势至菩萨诞日,七月三十为地藏菩萨诞日,九月三十为药师佛诞日,十一月十七日为阿弥陀佛诞日。特别是阴历二月十九观音诞日,六月十九观音成道日,九月十九观音涅槃日,纪念活动更盛行。

五、僧尼、居士

佛教徒一般分为出家二众(即僧、尼)和在家二众(即男士居士)。但也有的把已下发出家尚未受比丘戒的沙弥二众,合称为佛教徒六众的。

比丘,是梵文的音译,意为“乞食”和“破恶”、“净命”。通称为“僧”。“僧”是梵文“僧伽”音译之略称,意为“众”。出家者又统称为“沙门”(意为止息一切恶行)。世俗把“比丘僧”称为“和尚”(意为亲教师,与世俗的师傅同)。

比丘尼,指已受比丘戒(具足戒)的女出家者,俗称“尼姑”。

按传统习惯,凡要求出家者,必须首先到寺院向一位比丘请求作为自己的“依止师”(类似介绍人或监护人)。这位比丘要向全体寺僧说明情由,征求全体意见。取得一致同意后,方可收留此人为弟子,为之剔除须发,并为之受沙弥十戒,此人变成为“沙弥”。过去规定沙弥不得小于七岁(解放后禁止收受未成年青少年出家,因他们未具独立选择宗教信仰的能力),依止师有教育和赡养的责任。俟其年满二十岁时,经过僧侣的同意,召集十位“大德长老”,共同为之授比丘戒,此人便可成为比丘。桂林佛教近代均到专事传戒的大寺院受比丘戒。

女子要求出家为尼者,与上述要求同类。

居士,指信奉佛教而未出家的信徒。男居士梵文音译为“优婆塞”意为“清信士”,又称“近男事”,表示是亲近“三宝(即佛、法、僧)的人;女居士梵文音译为“优婆姨”,意与男居士同。

居士的基本条件,就是要受持“三皈依”。“皈依”是投靠之意,就是要以自己的身心性命投靠于佛、法、僧三宝,并依其教导行持。受“三皈依”需请一位法师依照《三皈义轨》为之说明三皈义的意义,表示自己尽形寿皈依“三宝”,同日或若干日后从师受五戒,这样就可以成为在家的男女居士了。

六、宗派、社团

桂林近代佛教主要有两宗派,即禅宗五家之一的曹洞宗和临济宗。

曹洞宗的开创人是唐代洞山良价及其弟子曹山本寂。曹洞宗何时传入桂林尚无资料可考。然近代之曹洞宗,系湖南衡阳岐山出家之西安和尚于光绪末年传入,在桂开创祝圣寺接续曹洞宗南峰堂。其师承字辈为:“绍妙维传言,守师齐嗣祖,觉常会正法,道悟真空理,大定开源性,光明照海崇,通玄无上世,普济永昌隆,德智钦承化,宏宗胤善良,慈超修万行,世代如天长”六十字,以一字为一辈传承下来。西安和尚为第三十八代“永”字辈传人,法名永宁。现桂林曹洞宗南峰堂已传至第四十一代“德”字辈。

临济宗是唐代义玄所创,因住镇州(今河北正定)临济院,故名临济宗。何时传入桂林,已无资料可考。据桂林《栖霞寺志》记载,该寺创建人浑融和尚明末来桂,他是临济宗的传人。但桂林佛教近代的临济宗,则是为全州的湘山寺隐林和尚于光绪末年来桂林收徒传入,承继临济宗白云堂。其师承字辈共四十八字,即“智慧清静,道德圆明,真如性海,寂照普通,心源广续,本觉昌隆,能仁圣果,常演宽宏,惟传法印,证悟会融,坚持戒定,永继祖宗”。现在桂林临济宗白云堂,已到第四十一代传人。

桂林佛教长期以来均未建立统一的社团组织,直到民国以后才开始建立全市性的社团组织。

(一)、桂林佛教居士林

桂林佛教居士林,一1934年在祝圣寺建立,负责人有李仁周等,后因经费困难等原因停办;1936年居士万少石再次发起重建“桂林佛教居士林”,会址开始设在月牙山,后迁至榕湖南路租用魏家花园(今市人民礼堂周围)为会址。1938年8月“中国佛教协会广西省分会”成立后,桂林佛教居士林便自行解体。

(二)中国佛教会广西省分会

中国佛教会广西省分会,于1938年8月成立,地址原设在桂林佛教居士林所在地。1942年,佛教会新址在丽君路建成后,便迁于此。佛教广西分会直接主持桂林佛教教务,故在桂林未再另成立分会的下属组织。佛教广西省分会下还先后有梧州、贵县(今贵港市)、玉林、南宁、柳州、荔浦、桂平、蒙山、柳江、三江等十余县的佛教成立了支会。佛教广西省分会成立后选举道安和尚任理事长,西安和尚任监事长,黄琨山为监事。该会1940年改选,道安和尚继任理事长,名誉理事李济深,理事黄琨山等,秘书巨赞和尚。这届佛教会领导成员,一直维持到1944年7月桂林彻底疏散为止。1946年道安和尚回桂林继续主持该会会务,直到1949年道安离桂赴台。

(三)桂林市佛教协会

1949年桂林解放后,广西佛教分会自该理事长离桂赴台湾后便自行解体,原会址则由驻会的和尚管理;1950年全市社团登记时,他们便以桂林市佛教会的名称进行登记,负责人先后有释自禅、释海圆、释满愿、释明德、罗少侠(居士)等。1986年9月,召开了桂林市佛教徒第一届代表大会,正式选举成立了“桂林市佛教协会”,与全国佛教协会称谓相吻合;会长释慧玉(尼)、副会长释必成(僧)、释从法(尼)、秘书长吴成国(居士),理事:释礼敬(尼)、释云峰(僧)、周安(居士)。

 

 

 

 


分享: 

学术精粹:

    季刊文章

    学术精粹

      国学 养生 常识大全 中医养生百科全书 心理测试 医生在线咨询 楞严咒 网上药房 健康网 养生 养生之家网 养生网

      桂ICP备15002927号